top of page

第三十五天

耶穌朝向十字架的行進時一個謙卑和凱旋的行進!

當我們臨近耶穌復活前生命最後的日子,讓我們再一次思想聖經中一段熟悉的經文,就是眾所週知的『榮入聖城』,但這個熟悉的場景帶來的問題有兩方面。

1,因為對這段經文太過熟悉,我們常常會認為我們對這段經文的認識程度遠超過我們對這段經文的實際認識。

2,因為對這個場景太過熟悉,我們往往不會向第一次看見這個場景時那麼仔細留意,這使得我們無法在其中得到更多的學習。

讓我們來思考馬太福音21:1-11,這一段記載了耶穌經過伯大尼前往耶路撒冷和他的死的經文。

『耶穌和門徒將近耶路撒冷,到了伯法其,在橄欖山那裏。耶穌就打發兩個門徒,對他們說:「你們往對面村子裏去,必看見一匹驢拴在那裏,還有驢駒同在一處;你們解開,牽到我這裏來。若有人對你們說甚麼,你們就說:『主要用牠。』那人必立時讓你們牽來。這事成就是要應驗先知的話,說:要對錫安的居民說:

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

是溫柔的,又騎着驢,

就是騎着驢駒子。」

門徒就照耶穌所吩咐的去行,牽了驢和驢駒來,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耶穌就騎上。眾人多半把衣服鋪在路上;還有人砍下樹枝來鋪在路上。前行後隨的眾人喊着說:

和散那歸於大衛的子孫!

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

高高在上和散那!

耶穌既進了耶路撒冷,合城都驚動了,說:「這是誰?」眾人說:「這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穌。」(馬太福音 21:1-11 和合本)』

這或許是整本聖經中最層次分明的經文了。真實發生的遠比表面上看起來的更多;除了耶穌以謙卑和威嚴進入他在世上工作的最後階段之外,還發生了更多的事情;除了一群人崇拜他為彌賽亞王之外,還發生了更多事情。我想用一些話來解釋一下。

1,成全。在這個時刻,耶穌非常清楚他是誰,以及他被呼召要做什麼。他知道自己是對神聖、古老的先知預言直接的成全和應驗;他的行動不是隨機自發性的,而是帶著對自己是誰以及自己被呼召之使命具體細節的確知;他不是臨時起意,而是被一個古老、至高的計劃所推動,在這個時刻、在這個地點、做這具體的事;他的心不是被眾人的讚賞鼓動,而是被他天父的旨意驅使。他自己所做的以及他命令門徒去做的,都是帶著呼召、降服和主動順服的靈完成的。

2,謙卑。耶穌,騎著小馿駒,不是在向眾人表演。他使萬王之王,萬主之主。他已經來坐在大衛的寶座上,建立那永無窮盡的國度,但是這一刻卻不是關乎他的。這一刻不是關乎人們有多麼愛他,這一刻不是關乎人群有多大或者他們的慶祝有多麼熱情。這一刻是關乎一件事情:拯救的使命就是他降生、公義的人生、他一切的教導、他所有的神蹟、他前往耶路撒冷的最後旅程、他的審判、他的受苦、他的死和他的復活的緣由。他來不是為了聚集一群帶給他聲望和權力的門徒,他來尋找拯救失喪的人,因此,他甘願謙卑、受苦、受死。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人也是有史以來最謙卑的那位。

3,威嚴。與此同時,耶穌生命中的這個時刻,也充滿了榮耀和威嚴。這是萬王之王,是應許的那位彌賽亞,是大衛的子孫。一位得勝的君王到來。從伊甸園中悖逆的可怕時刻開始,人類就呼求那要來的君王。他來敗壞了我們無法打敗的;他來賜下我們無法賺得的;他來要掌權直到永永遠遠,並且,在他的統治中,要修復被罪所毀壞的一切。他來不是為了打敗有形的君王,建立屬地的國度;他來不是要傾覆羅馬,坐在凱撒的座位上;他帶來不會比這更少,而是無限更多。他來是要建立一個全球性和永恆性的國度,最終實現在新天新地中,在那裡,平安和公義將會掌權到永遠。在這個時刻,君王要來繼承他應得的寶座。

4,誤解。眾人不知道耶穌到底是誰,也不知道他來真正要做什麼。他們呼喊,『和撒那(意思是拯救我們)』,但是他們尋找的拯救只是暫時性和政治性的。他們認為彌賽亞將會建立一個屬地的國度,打破羅馬的統治。這就是為什麼耶穌不能被圍繞他的眾人諂媚的渴望所左右,他知道他們的心是何等反復無常。雖然在前往伯大尼的路上,人們以『和撒那』向他歡呼,但是幾天後在耶路撒冷,同樣的一群人將會厭棄他,向他喊著說『釘他十字架』。眾人的呼喊應驗先知的話,但是他們所呼喊的,他們並不完全明白。耶穌來不是要攫取短暫的權力,而是為了賜下永生而死。他的冠冕是由荊棘製成,他的座位就是十字架。不久之後,頌揚者的聲音將會歸於無有,他將會被羞辱謾罵,而這也是對先知預言的應驗。

5,僕人。就像耶穌基督自己所說的“『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飾,而是要服侍人,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馬太福音20:28)。他全然知道通往他王權的唯一道路是死亡,他也甘心樂意。他不會從他被呼召的苦難中轉離,他只會獻上他的生命,以致於我們能夠得著生命。是的,他是那君王,卻前往耶路撒冷成為那羔羊,即為罪所獻上的那終極的祭物,他是帶著喜樂如此行,毫無後悔!

6,永恆。眾人的焦點是在當下,而其在馿駒上的那一位,他的眼睛和內心卻聚焦在永恆中。他現在就可以施展能力;他可以呼召天使的軍隊保護他的生命,摧毀他的敵人;他可以施展能力使自己逃脫,但是他知道這樣做的結果將是人類永遠的滅亡。隨著壓力不斷向他迫近,他將永恆帶入有限的視野。他來為地上的行屍走肉賜下生命,並且永無止境,沒有什麼能夠阻止他完成這使命。

這騎著借來的馿駒,謙卑與凱旋的最後旅程,是向著他的死亡之城。這所有的一切都成就在歷世歷代那些將信心交托在他裡面的靈魂身上。他朝向死亡,这样我们就在生命中與他一同作王到永遠。他做了他要做的一切,這樣,在一个全然被更新的世界里,我們可以向他高唱和撒那直到永永遠遠。

問題反思:

1、在榮入聖城中,謙卑和威嚴完美地結合在一起。這兩個表面上相反的的方面結合在一起,這對信徒的生活有什麼影響?為什麼君王耶穌既謙卑又威嚴對我們很重要?

2、眾人呼喊著「拯救我們」,但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是用什麼方式呼求耶穌按你的條件來施行拯救?

3、眾人的變化無常令人吃驚。你是用什麼方式邊喊著『和撒那』同時又喊著『釘他十字架!』?

重讀馬太福音21:1-11,並試著把自己置身其中——你看到了什麼,嗅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感覺到什麼?

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